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单伟建谈亚洲投资机遇:当前中国的并购业务是买方市场

发布日期:2024-06-11 07:20    点击次数:171

  新浪财经北美站 康路 发自纽约

  2024年5月17日,太盟投资集团(PAG)的执行主席和联合创始人单伟建在美国纽约参加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 in America)的“远见对话”时表示,尽管目前成长型和风险投资者在中国市场面临困境,但对于并购业务来说,是利于买方的市场。

  当被问到对中国的经济前景的看法时,单伟建表示,中国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具有较大的操作空间,能够有效刺激经济增长。太盟是一家专注于亚洲市场的私市股权公司,管理资本超过500亿美元。(备注:单伟建的书中将“Private Equity”翻译成私市股权,以强调投资对象是非上市公司,或将上市公司私有化,即非公开市场的投资。)

  华美协进社是1926 年由胡适和美国教育家杜威创办的致力于中美文化交流的美国非赢利性机构。

  韩国第一银行和深发展银行的收购和转型

  单伟建在1998年至2010年期间,曾担任私市股权投资公司新桥资本(现称TPG Asia)的联合管理合伙人和TPG的合伙人。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单伟建作为新桥投资的主谈判者,在韩国政商关系、民族情绪、商业竞争等诸多复杂因素中,经过15个月的谈判,买下曾经的韩国最大商业银行韩国第一银行的控股权。后历经数年成功扭转了银行的运营,并将其出售给渣打银行,并从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收益,而一战成名。该案例在他的第二本书《金钱博弈》中有详细叙述。

  此后,单伟建在2002年代表新桥资本,历时两年谈判,成功收购了深圳发展银行。这家国有银行当时的不良贷款率为11.4%,资本充足率仅为2.3%,并且没有实际盈利。在五年的努力中,新桥引入了曾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的Frank Newman(纽曼)作为CEO兼董事长,扭转了银行的坏账率,重新建立银行风控体系,并最终将银行的控制权出售给平安保险集团。单伟建将竞价、收购、转亏为盈以及成功退出的故事撰写在他的第三本书《Money Machine》中。据悉,中文版《金钱正道》有望年内面世。

  私市股权业务的中国机遇

  单伟建最近一次成为媒体焦点,在于太盟对万达商管的投资。2024年3月30日,大连万达商管集团与太盟投资集团、中信资本、ARES旗下资金、阿布扎比投资局、穆巴达拉投资公司签署投资协议。上述5家机构将联合向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约人民币600亿元,合计持股60%,大连万达商管持股40%。而该笔投资也被市场称作是在中国私市股权市场中单笔最大规模的投资。

  当被此次“远见对话”主持人、Alger资产管理公司的合伙人和执行副总裁张韵(Amy Zhang)提问如何看待当下在亚洲、特别是中国的投资机遇时,单伟建指出,亚洲市场的整体GDP为32万亿美元,其中中国占18万亿美元。中国的经济规模是日本的四倍,是澳大利亚的十二倍,是东南亚的六倍,是印度的六倍。相比于30年前,如今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越日本,并且继续保持增长。

  “我30年前,即1993年初次到达香港时,日本的经济规模是中国的十倍。今天,中国是日本的四倍。这就是30年间的变化。所以,如果你看亚洲市场,会发现它们对不同类型的投资者很有吸引力。

  我会说流入亚洲的资本中,90%用于成长型和风险投资,只有不到10%用于并购。

  在并购业务中,我们专注于大公司。我写的两本书都是关于银行的,对吧?大公司通常存在于大经济体中。美国是一个单一市场,有一个语言、一种文化、一套法律体系、一种货币,因此产生了非常大的公司,如微软、苹果等等。你不会在欧洲看到非常大的公司。

  在亚洲也是如此。所以对于并购业务,你会关注像中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这样的更大市场。因此,不同类型的投资者会关注不同的市场,他们会以不同的方式行事。

  目前,如果我们看中国,我会说大多数成长型和风险投资者处于困境,因为市场估值大幅下降,IPO市场也大大萎缩,因此退出变得非常困难。但在中国的并购领域,现在基本上是买方市场,因为资本变得稀缺。”

  被控股公司如何扭亏为盈的秘密

  KKR的创办人之一Henry Kravis曾说过一句话:任何一个傻瓜都可以收购一个企业。意思是只要你价钱付得够高,就能把公司给买了。但真正有意义的是,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是否创造了价值。如何能够改善经营而创造价值,才是私市股权投资人差异化的地方。

  在《Money Machine》一书中,单伟建描述了将深发展银行扭亏为盈的各项改革。其中提及在引入了外籍管理人的同时,他还破格提拔两位已经在公司任职十多年的地方分行管理者,担任总行副行长。其中一位所提出的“供应链金融”新想法被新桥认可后,被全行推广,不仅带来新收入来源,而且成为其他银行竞相效仿的创新产品线。

  新浪财经问及,如何理解私市股权投资人改造企业的秘诀,为什么一个由老员工提出的早就存在的创新想法,在被收购前后产生截然不同的经济价值。单伟建表示,中国过去四十年高速增长的秘密在于市场经济、开放政策、国际贸易全球化等等,而新桥买下深发展控股权之后,看到了原本国有企业中未被释放的价值。他表示,要通过市场化、私营企业的发展来释放系统中的效率。

  “你问的问题,其实是中国在过去40年里如何发展起来的,这就像一个奇迹。30年里名义增长了38倍。因为中国接受了市场经济。从1978年开始逐步开放,而不是一夜之间。这确实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活力,释放了中国人民的所谓如亚当·斯密所说的‘动物精神’,即创业精神,推动了非常快速的经济增长。这是中国增长的秘密。中国的增长模式,秘密在于市场经济、开放政策、国际贸易全球化等等。

  我们进入深圳发展银行之前,它是一个国有控制企业,我们发现了很多所谓的‘低垂果实’,比如这个已经由广州分行行长胡跃飞创新的产品,但没有人注意到它。当我们进去时,我们立即认识到了它的价值。因为我们是价值导向的,我们是利润最大化者。我们看到了它的价值,我们提拔他为银行的副行长,并在整个银行推广这个创新产品。现在供应链金融在中国银行业中的体量非常庞大。所以我认为,你需要通过市场化、私营企业的发展来释放系统中的效率。”

  附单伟建在演讲中介绍《Money Machine》这本书的来龙去脉(由英文演讲翻译成中文,有删减)

  这本书讲述了一家美国投资公司在中国收购银行的内幕故事。当时,我是新桥资本(New Bridge Capital)的联合管理合伙人,该公司是总部位于旧金山的TPG的关联公司。2000年代初期,我们收购了一家中国的全国性银行。这是外国投资者首次也是唯一一次成功控制一家中国的全国性银行。这笔交易的促成有着非常特殊的背景。

  众所周知,在银行业中,监管非常严格。通常情况下,金融投资者不被允许投资或控制一家银行,更不用说一家国有银行了。而在当时,几乎没有外资会考虑投资中国的银行。这一切的发生,实际上是起源于我在第二本书《金钱博弈(Money Games)》中讲述的故事,该书讲述了新桥资本如何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收购并控制韩国第一银行。

  1997年发生的亚洲金融危机,如同海啸席卷了亚洲,危机非常严重。当时,韩国是全球第十大经济体,作为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韩国在那一年经历了严重的金融冲击。1997年,韩国的股市在一年内下跌了49%,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韩元对美元的汇率在一年内下跌了65.9%,以美元计算,韩国的股市在一年内缩水了82%。这是在1997年发生的。韩国从一个贫困国家起步,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成为了全球第十大经济体。但在1997年,几乎一夜之间,几十年来积累的财富被一扫而空。更重要的是,约有150家银行在那次危机中倒闭,这就是金融危机的严重性。

  到1997年底,为了挽救韩国经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了58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但条件是韩国政府必须将其失败的国有银行之一出售给外国投资者。IMF认为,韩国经济的失败是因为银行系统的失败,而银行系统的失败是因为韩国没有健全的信贷文化,即不知道如何进行银行业务。他们认为,最好的方法是通过外资引入这种信贷文化。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考虑收购曾经是韩国最大的银行——韩国第一银行。

  通过摩根士丹利的顾问,韩国政府向包括汇丰银行、花旗银行等全球大金融机构,以及一些私市股权公司在内的40多家潜在投资者发出了邀请。但由于当时正处于金融危机中,真正有兴趣的公司很少,只有汇丰银行和我们感兴趣。最终,我们成功收购了韩国第一银行。我们成功扭转了银行的运营,壮大了银行,并最终将其出售给渣打银行,从中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我之所以谈到《金钱博弈》这本书,是因为我的目的是讲述《Money Machine》(《金钱正道》)这本书中的在中国的情况。中国在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中基本没有受到影响,这主要是因为当时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封闭的,因此没有出现资本外逃的情况。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银行系统是健康的。2001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根据WTO的规定,中国应在七年内向外国竞争者开放其银行市场。那么问题是,中国的银行是否准备好与外国银行竞争?

  因此,当时的中国决定进行银行改革。虽然没有正式宣布,但其中一个政策是引入外资。中国认为,只有通过外资才能引入先进的银行管理经验。最终,他们要求每一家主要的中国银行都必须引入外国投资者。

  我们得到了收购深圳发展银行的机会。这家银行的情况非常糟糕,我们在2002年开始谈判,并最终在2004年底完成收购。该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1.4%,资本充足率为2.3%,实际上是负数,没有任何实际利润。

  在五年的努力下,我们引入了一位外籍CEO兼董事长Frank Newman,他曾是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并担任过美国信孚银行的CEO。他不会说中文,但在帮助我们扭转银行运营方面非常有效。几年后,我们将银行的控制权出售给平安保险集团。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永生 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上一篇: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2024年首只特别国债发行结果出炉 中标收益率2.57% 边际倍数382.6倍    下一篇: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安徽铜陵调整公积金贷款额度:单人最高60万元,双人最高7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