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划重点推荐的《烈火兵王》,曲折离奇的桥段,撑门面的佳作

发布日期:2024-05-25 08:40    点击次数:57

第四章 王烈的愤怒

说完,王烈摔门而出。

等他再次回到叶夕面前都时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王烈淡笑道:“我们走吧。”

叶夕疑惑万分:“我妈呢?”

“搬家了,我刚才问过邻居了,她们说你妈几年前就搬走了。”

王烈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叶夕上去,然后孤零零的受气吧。

然而叶夕不依,继续追问道:“她搬去哪了?”

这可把王烈难住了,一时间想不出词。

而这一细节看在叶夕眼里,心中更加压抑了。

联想到自己父亲牺牲,母亲搬家,一时间她成了没人要的孩子,换做谁也会感到憋屈。

当即她把气全撒在了王烈身上:“亏你还跟我爸多年战友,居然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好,早知道如此,我爸当初就不应该帮助你进入刀锋特遣队1

“我怀疑我爸死在战区里,跟你的粗心大意绝对脱不了干系。”

如果是其他的吐槽话,王烈听听也就算了,但这句话绝对不行!

“闭嘴1

叶夕被这声吓了一跳,顿时焉了下去。

王烈此时的目光格外冰冷,不由分说道:“我不许你再拿这件事当话柄1

这是原则问题!

同时也是王烈不敢直面应对的心结。

对于一个铁血军人来说,最难受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子弹穿透战友的头颅!

看到王烈动怒了,叶夕哪还敢多嘴,暗自撇了撇嘴。

“那我们现在去哪?”

王烈:“从今天起,我负责照顾你的日常生活,直到你十八岁成年为止。”

这是他下楼之前就已经做好的决定。

闻言,叶夕目光中闪烁一道亮光,王烈在她心中虽说是个混蛋,但是俩人毕竟相处时间长久,彼此都有一定的了解。

在她父亲没有牺牲之前,她和王烈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这还差不多,先带我去吃点东西吧,我饿了。”叶夕噘着嘴说道。

俩人并肩沿路返回,途中叶夕几番忍不住回头望了望501的阳台。

阳台上晾晒的衣服告诉她,或许她的生母并没有搬走!

……

江边精品公寓。

这里是王烈去当兵之前,家里给他准备的婚房。

当时的王烈已经谈了几年恋爱了,正准备结婚的时候,刀锋特遣队的任命书下来了。

不得已之下,王烈只能暂时跟对方订婚,等他功成名就之后,再结婚也不迟。

王烈此时的心情跟叶夕先前一样忐忑,算算时间,他和未婚妻已经一年未见了。

当然了,忐忑的同时还有一抹小激动,都说久别胜新婚,他自然也不例外。

家门口,王烈满怀心情地敲了敲门。

“哐哐哐”

只可惜,无人应答……

王烈感觉有些不对劲,再次敲了敲门。

“哐哐”

还是没反应。

这就有点尴尬了。

叶夕:“你记错了吧,这里到底是不是你家。”

王烈抬头看了看门牌号,坚决地说道:“不可能,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随即王烈拿出手机,拨通了未婚妻的电话。

很快,那一头接通电话,传来一道平和的女声:“喂,今天休假吗?”

王烈犹豫了一下,他被开除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家里人。

“我回来了。”

此话一出,电话那边的女人明显停顿了一下,语气带着一丝紧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王烈:“今天刚到,现在在家门口呢,你在哪呢?”

“我……我在外面参加一个宴会,要不你先找个地方住一晚吧,明天我再来找你。”

一向敏锐的王烈从中嗅出了端倪,换了个话题试探道:“那我爸呢?他现在身体怎么样?”

果不其然,女人的声音更加支支吾吾了。

“你爸身体还是老样子,天天坐在家门口,时不时念叨你。”

王烈咬住双唇:“那他的病好点没?”

“都跟你说了,还是老样子,你自己去看吧,行了,我这边宴会开始了,先不跟你说了。”

简单的敷衍后,女人匆忙地挂断了电话。

站在原地的王烈眉头深皱,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未婚妻绝对有问题!

“你怎么了?”

叶夕见他表情有异,不由轻声问道。

王烈看了看禁闭的房门,轻轻摇头。

“没事,我未婚妻不在家,我没钥匙,先去找我爸吧。”

这里是他们的婚房,王烈的父亲不住这里。

拉着叶夕去了城东老城区,走进了一处拥挤的老民居当中。

这还是他爸当年工作分配的房子,就一个五层的老旧楼梯房,墙面早已斑驳。

上了楼,王烈敲了敲发锈的铁门。

“谁啊?”

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话音刚落,紧接着便是一阵咳嗽声。

王烈听得眉头皱得愈发紧了。

“爸,是我王烈,我回来了。”

话音落下,里面先是一静,随后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哗啦一声,铁门打开,里面站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而这个人,赫然是王烈的父亲,王筹。

看着他头上的花白,王烈简直触目惊心。

算年纪,王筹不过也才五十多岁,怎么会苍老成这个样子?!

“王烈,真是你1

王筹喜出望外,似乎想要拥抱上来,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克制,最终只是在王烈的肩膀上拍了拍。

“回来好哇,你这是休假了?”

一边问着,王筹又看向叶夕。

“这姑娘是……”

“哦,叔叔,我叫叶夕,是……是王烈的朋友。”

叶夕适时自我介绍。

监护人的事情,就他们两个知道就得了,要是说出去,那多丢人埃

所以叶夕只是说他俩是朋友。

王筹没多问,点点头便把两人迎了进来。

王烈也没有在意叶夕的说辞,他现在一门心思都王筹身上。

走进门,王烈一眼就看到桌上的一些医疗器具,什么针筒、尿袋,还有一些西药,散乱的摆在桌上。

他定睛一看,那些药里赫然有胰岛素。

王筹有糖尿病,都是定期去医院治疗的,怎么这胰岛素都拿到家里来了,是自己给自己打?

“爸,这药是怎么回事?”王烈问道。

王筹听到这话,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见他这个反应,王烈顿时有了些不祥的预感。

再想到之前未婚妻奇怪的反应,王烈心中一颤,深吸了一口气。

“爸,刘圆圆多久没来看你了?”

“你别骗我,我已经去找过她了,但是她不见我。”

王筹本来是想撒谎隐瞒的,但是听到后面这句话,最终也只能叹息一声。

“儿啊,你这都一年没有回来了,事情变化太大了。”

王筹叹息一声,这才道来。

王烈的母亲死得早,父亲一年前用了一辈子的积蓄,给王烈在江边精品公寓买了婚房。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男生小说研究所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上一篇: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次新股走强 肯特股份20%涨停    下一篇:友益国际传媒广告(北京)有限公司 曼联逆袭之夜!2-1击败曼城!再登足总杯之巅!